丝瓜视频ios下载app下载二维码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最近的Nina,总让人有种魂不守舍的感觉。

第六感觉告诉雪落:Nina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。忧心忡忡的她,看起来像是藏着什么秘密似的。

难道是产前抑郁症?

还是……还是传闻都是真的?

什么事出必有因,传闻不会空穴来风;什么没有不透风的墙,让雪落心头的那点儿疑惑,膨一胀得越来越大。

想想也是:Nina怀孕了,没有法律上的孩子爸,亦没有名义上的宝宝爹;就只剩下传闻中的大总裁封行朗了!在这样议论纷纷的环境中,想不让雪落多想,真的很难!

“这里有一份淄达生物科技公司的项目投资清单,最漂亮的那个送去给我们亲爱的总裁大人批示一下吧!”

一般这样的待批示项目投资清单,都是由Nina亲自送去给封行朗审批的。

但最近Nina似乎一直刻意的回避着跟封行朗的单独见面。好像是在害怕什么。

Nina此言一出,雪落立刻把脑袋缩回了显示器屏幕的下面,以减少自己的存在感。

先不说自己主动跑去总裁办公室,会让某人以为她是在献殷勤讨欢,落得一个让某人上下其手,还只能非礼勿叫!

丸子头美少女吊带香肩牛仔热裤长腿甜美笑容写真图片

再则,那些投资类的重要数据,雪落根本就没有涉及过;肯定是一问三不知。还是不趟浑水的好。

“智慧与美貌并存的林雪落女士……”

果不其然,Nina又叫了她。而且还在前面和后面加了很多的美化修辞。

“Nina,恐怕封总他今天最不愿意见到的人,就是我!”

雪落当然不想去。但必须编出一个能让Nina信服的理由。

“怎么,昨天晚上没有伺候好我们的大总裁?”

Nina是该严谨时够狠厉;休闲时,绝对的段子手。

“我今天早上把他不听话的熊儿子给打了!封总很生气,后果懂的!”

这理由……Nina是信服的。她知道封大总裁最宠的就是他那人小戾气却大的熊儿子。

“wendy,去吧。赶在封总去‘金克都’之前签好它。”

“好的Nina。”

雪落暗自浅吁了一口紧张的气息。看来每一次的斗智斗勇,都是对自己的一种锻炼。

起身去茶水间到咖啡,雪落感觉身后有人贴了过来,转身便看到了夏以书。

这一个星期以来,雪落跟夏以书没什么过多的交流,大部分的时候只是各自埋头做事。

“雪落姐,我爸让我给带捎个信,这个周末去我家吃顿便饭。”

单独宴请封行朗,似乎是不可能的。

不仅她夏以书没这么大的脸,包括夏正阳也没那么大的面子。

但请雪落这个外甥女,那就不同了。

“这个周末啊……”雪落喃了一声,“白老爷子约了我家诺诺和团团去看豆豆和芽芽呢。”

雪落到是实言,因为白老爷子的确事先约了诺诺和团团;但落到夏以书耳朵里,便觉得雪落一定是在搪塞敷衍她。

“唉,果然被我爸我妈猜中了:说您贵为封夫人,怎么会有空去我们家吃顿便饭呢。”

夏以书笑了笑,“其实只是个闲生日,去不去无所谓的。就我爸自己太好面子了!想显摆一下自己有个财神爷的外甥女婿!”

“这个周末……月底……是我舅的生日呢!”

雪落这才想起来,这个月底的确是舅舅夏正阳的生日,“瞧我这记性,差点儿真忘了!以书,我一定回去给我舅过生日的。”

舅舅舅妈的养育之恩,雪落会一辈子记在心上的。她是个懂得感恩的善良女人。

“那就这么约了!”

夏以书欢快的说道,“用点儿美人计,最好能把表姐夫也叫上,也好如了我爸想显摆一下的心愿。”

“好,我尽力吧!”

雪落微微一笑,“美人计不行的,我还是来点小暴力吧,拖也把他给拖去!”

看来这个周末有得忙了。

……

周六的封家晚餐,一如既往的营养丰盛并均衡。

林诺小朋友卖乖的吃着百合南瓜盅,只是每吃一勺子,都得事先让妈咪看到他有在吃素菜。

好像妈咪没看到,他这口素菜就白吃了一样!

这小心思……也没谁了!

“诺诺,妈咪让吃蔬菜呢,只是为了让身体里的营养更均衡!”

雪落给故意卖乖的儿子添了一根椒盐排骨,“不是要吃蔬菜给妈咪看的,懂么?”

“可亲儿子觉得多吃肉肉,营养也很均衡啊!”

小家伙一边啃着美味的排骨,一边表达着对自己有利的想法,“而且亲儿子还能长得壮壮的,可以保护妈咪!”

为了能多吃几口肉食,这小脑袋转得也真够卖力的。

“对了行朗,周末不要出去应酬吧?”

雪落给接完电话坐回来的丈夫盛了一小碗菌菇汤。

封行朗想到了这个周末白默设在御龙城里的追悼会……严邦的追悼会!

简直就是胡闹!

“应该会有应酬。怎么,林小姑娘想约我?”

所说的应酬,并不是封行朗想去严邦的追悼会;对他来说,避之不及!

“周末我舅生日……”

“夏正阳?”

“嗯。我就他一个亲舅舅。想让和诺诺跟我一起去祝贺一下。礼物我已经买好了。”

“那就去呗!”

没想封行朗一口便答应了下来,“给我养育了这么一个温婉贤惠的老婆,必须感谢他!”

“我才不要去呢!他们一家都好烦人的!”

林诺小朋友一百个不乐意。似乎对夏家人没什么好印象。

“叔妈咪,这个周末我们要去白老爷爷家看豆豆和芽芽的啊!”

封团团立刻提醒着雪落。

“要不这样,诺诺陪着团团妹妹一起去看豆豆和芽芽;我跟妈咪去舅爷爷家蹭饭!”

偌大的白公馆,肯定要比夏家有趣多了;小家伙便欣然的点头答应了。

“亲爹,那要把妈咪照顾好,千万不能让那群女巫婆伤害到我妈咪!”

在小家伙的印象中,夏家的四个女人,都是欺负妈咪的巫婆。

“放心,有亲爹在,没人敢动妈咪!”

到不是说封行朗想去夏家;而是他想刻意的回避着什么。

可有些事,并不是封行朗想回避就能回避得了的!

尤其在白默那个二愣子面前,他的刻意回避,便激化了白默对他的不满。

周末的晨,一派清新朗动。

初春的气息,在一点一点儿的苏醒万物。

因为要去白公馆看豆豆和芽芽,两个孩子起得早了一些。

莫冉冉特地给封团团编了一个心形的发饰;加上一身小洋装,漂亮得像高贵的小公主。

惹得林诺小朋友都不由得多看了两眼。

多眯了一会儿的封行朗,愣是被两个孩子给弄起了身。

或许潜移默化中,两个孩子知道体弱的封立昕经不起他们折腾,就只能闹腾身强体壮的封行朗了。

明媚的春晨,美味的早餐,说什么也少不了林诺小朋友深爱的亲爹,和团团小可爱喜爱叔爸。

知道自家亲儿子是越阻止他越来劲儿,虽说心疼丈夫,雪落只也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小东西把封行朗给弄醒。

封行朗刚在餐桌前坐下,正准备张嘴咬过团团喂来的培根肉卷时,院落里便传来了车辆紧急制动的急刹声。

封行朗的眉宇瞬间蹙起。

即便不用出门看,他也能猜出这么彪劲儿的来人是谁。

几秒之后,白默领着四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。其中一个肌肉男的手里还拿着一捆绳子。

扑面而来的火药味儿!

“白默来了?快过来坐。早餐刚上桌呢。”

嗅到白默的来者不善,一家之主的封立昕立刻起身相迎,“诺诺和团团正准备吃完早餐就去白公馆给老爷子请安,再看看豆豆和芽芽呢。”

他了解白默。仅凭白默的一腔彪呼呼的犟劲儿,什么事情他都做得出来。

那肌肉男手中的绳子,就已经预示着他此行蛮横势头了。

“封行朗,今天御龙城里有邦哥的追悼会,我是来请走一趟的。”

以防万一,白默一早就带人来堵封行朗。

封行朗没开声。他也不想开声。

这一刻的他,突然什么也不想说。更不想跟白默说。

“我依旧敬称一声朗哥。邦哥在世的时候,最在乎的人,就是……做为情同手足的兄弟,他的追悼会,不去不行!”

见封行朗没吭声,白默又补充了几句。并不是什么煽情的话,可听起来却刺疼人心。

“一早带这么多人来……几个意思?”

封行朗终究还是开了口。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开口,解决不了问题。

“难不成还想当着我老婆孩子的面儿,强行绑走我不成?”封行朗冷哼。

“我们兄弟一场,我当然不想动粗!更不愿当着孩子的面儿动粗!可为了邦哥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封行朗冷斥一声,“少它妈的拿严邦说事儿!”

意识到自己口吻的暴戾,封行朗强行抑制住了心头的冲天怒气,侧头朝一旁的莫管家说道:

“老莫,带两个孩子上楼。雪落,跟冉冉也上楼去。”

“大白白,要干什么?大邦邦的死跟我亲爹无关!什么追悼会,我跟去!”

见白默带人来要绑走自己的亲爹,小家伙愤愤而起,冲上前来要跟白默谈判。

“没的事儿!上楼去!”